Πάντα ῥεῖ

锂藻土名称是否恰当?

我所在的课题组长期研究基于合成粘土Laponite相关的材料和流变学,在中文的场合里,把它称为合成锂藻土。可是,搜索锂藻土,除去跟复合水凝胶和流变学相关的内容(由我组发表的,或因研究方向相近而同样使用锂藻土一词的他人工作)之外,再没有其他关于锂藻土的资料。照理,既然Laponite是一种合成锂藻土,那么必然会有天然锂藻土。到底锂藻土这个名称是怎么来的?是不是错的?我组使用锂藻土一词,是从英语的hec­torite翻译过来的。Laponite是一种合成的hec­torite,是由Laponite的发明者B. S. Neumann在最初发表的文章中就这么描述的。所以,问题主要出在hec­torite的中文翻译上。

层状硅酸盐的分类和英语名词规范,最新的应该是2006年国际粘土研究协会(AIPEA)制订的(发表在Clays Clay Minerals, 54(6), 761–772)。其中Table 2列出了亲水的层状硅酸盐的分类,我参考了地质词典和一些中文学术文献,把Table 2翻译成了中文,点击此处查看。

其中,hec­torite的中文最常用词应该是水辉石,属于蒙皂石族(smec­tite)。也有一些地方将其称为镁锂皂石(对应英语hec­torite)。而很多地方也出现锂皂石锂皂土,但其对应的英语,提供了的就只有“Li-​​based ben­tonite”。至于锂藻土,可能是锂皂土的误读。

要厘清混乱的命名,首先得问,到底是还是?普遍来讲,粘土名称常见的后缀“-ite”译成的都有,但具体到一种粘土,可能会惯用。我就假设这二者可以随便互用吧,那么叫“XX和叫“XX的应该是同一种东西。其次,到底是还是?皂这个字是来自皂石saponite)的,它所在的族smec­tite因此也叫蒙皂石族。水辉石(hec­torite)也属于蒙皂石族,也称为锂皂石,也是用字。硅藻土之所以用字,是因为它真的跟海藻有关,它是由硅藻的细胞壁沉积而成,而且是一种混合物,主要成份是二氧化硅,不是特定的某种粘土,跟皂石或蒙皂石族粘土都没有关系。可见,粘土中的不能随随便便就写成。哪怕可互换,hec­torite最多也只能译成锂皂土。最好的做法就是还是使用最常用的名字:水辉石。

按照分类法,蒙皂石族和蛭石族都是层间含有水化可交换阳离子的粘土。蒙皂石族的每层带电荷数在0.2~0.6 p.f.uper for­mula unit),蛭石族的则在0.6~0.9 p.f.u。根据Laponite的原始文献,它是具有类似hec­torite结构的合成粘土,即2:1三八面体,层间含有水化可交换阳离子的粘土,后来的研究表明Laponite的层电荷其实已经达到蛭石族的水平。但既然最原始的文献把Laponite描述为一种syn­thetic hec­torite,现在延用这一说法(一种合成水辉石)也没什么问题,不必非改成一种合成蛭石

综上所述,Laponite应该是一种合成水辉石(syn­thetic hec­torite)。

喜感文化

今天看《锵锵三人行》文涛说,相比于日本的耻感文化悲感文化,中华的文化是喜感文化。知耻就不怎么快乐。这个很精辟。以前我总是爱拿《菊与刀》的观点来说事,作东、西方之间的对比,说西文是忏悔文化,所以能够做到慎独,而东方是耻感文化,没人监督就不行。现在发现中国连耻感文化都不如。因为人家日本的耻感文化是配合悲感文化使用的,连黑社会都有因知耻而自杀的。但中华的文化重点在于喜感,耻文化会有,会要面子,会知道丢脸;但由于做人最紧要是开心嘛,所以哪怕知耻也会自己找个方便的理由和说法给糊弄过去,Q”精神是我们特有的。又所以,我们总是把丧事当喜事办。以前我以为这是我党的特点,但后来发现不是这样。很多偏远农村的丧事其实就是一个娱乐节目,葬礼比婚礼热闹。说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可能还未必,但说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国家这个假不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