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άντα ῥεῖ

2014流变学研讨会

今年的流变学研讨会与讲习班一起搞,在上海交大。离去年的流变学研讨会只过去了半年的时间。我没有新的工作,就把去年在中科大讲的东西做成了墙报,结果被评了墙报奖。我这个留校两年多的老师跟一群研究生一起站在台上真不好意思。其实这个留给其他学生作为鼓励更有意义。

我在2009年参加过讲习班。当时我对流变学一知半解,那次讲习班对我走到今天起了很关键的作用。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讲,流变学都是需要自学的。很多人认为流变学难在有很多数学。其实,哪怕对于具备足够数学基础的人,自学流变学仍然要面对很多理解上的困难。同样的内容,如果在一个讲习班形式的课堂上学习过一遍,将来再进行自学的难度就会大大降低。很多时候,我们感觉难的原因是轻易不知道自己是否理解正确,抱着不放心的态度而不得不额外多看大量重复的文献去自我验证。有一个权威在讲台上整理出已经公认的当前认识基础,能够使学生少走很多思维上的弯路,把真正的思考精力放在需要的地方。所以我自己参加之后,后来我让一个师弟去参加过一届,然后这一届我带了两个师弟过来。

我自己再次听讲习班,是希望能够看看别人怎么讲解基本概念。毕竟我也是老师将来也需要上课。

这次讲习班花了比较大的篇幅来介绍流变学在哪里。这个主题以往是卖流变仪的厂商特别爱做的事情。现在教授也要做广告了,说明大家都不喜欢圈子小。事实上我的观察是,真正做流变学的,兴奋点大多都不是因为它很有用。但那些想了解想学流变学的,大多都是因为听说流变学很有用,所以才常常问流变学有什么用。这次讲习班所谓流变学在哪里,算是对此问题给出一个正面的回答。

又例如,这次讲习班多出了一种内容叫组合测试。所谓组合其实就是拿教科书上介绍的基本测试模式来组合,针对不同的研究目的。我加入了安东帕的一个用户群,一下子就接触到了大量的初学者。我发现很多人对于蠕变、振荡等测试模式的认识只停留在书本。你叫他做什么测试,他懂去做,但他不懂自己主张去做什么测试。我认为这个问题的本质还是基础理论和对材料结构的基本物理图象欠缺。流变学课本一般都只介绍流动问题,不会去涉及材料结构,不然这书就永远写不完了。但实际使用流变学的人多数不是研究流动的,是研究材料的,流变学只是个测量方法。如果做测试的人对自己样品体系的结构不了解,没有物理图像,哪怕他了解了所有的测试方法,也是很难自主地应用的。因为他不知道每个测试条件下样品结构可能会发生什么改变,会如何反映在流变曲线上。有很多人只熟悉经典、常见的曲线形状结果,如果自己做出来的曲线与书上画的不一样,就束手无策了。世上会有人拿来做流变测试的样品可能有千种万种,结构和动态都不一样。一般的流变学课本,除了介绍流变学基础(就是应力、应变的概念、需要用到的张量数学、本构方程等),也会大概把常见的非牛顿流体分成几类,逐类介绍结构与流变性能之间的关系(所谓结构流变学)。这方面的教材最突出的是Larson的那本书。Macosko那本则更加简要地分为了两类,一类是高分子体系、一类是悬浮体系。这个思想很重要。从物理图像上看,确实能够只分为这两种。一种是长链缠结的体系,一种是具有两相界面(多数是海岛型状)的体系。很多各式各样的工业样品,追究到底,物理上无非还是这两类体系之一。只要对这两种物理图像的原理基本熟悉,再去学习或认识具体的实验体系就能够有很好的基础,不至于一片空白。

买了几本书

最近我导师说有人向他反映我博客很久不更新了。实在感谢各位看官谬爱!以前我一直没有从方便读者的角度来写东西。得知很多人已经知道我博客叫万物皆流之后,甚至还把博客名字都改成了希腊字符,不想大家太方便地找到这个博客。所以只有用RSS订阅或者把网址加在收藏夹的才能够持续关注。能够向我导师反映的必然就是这样的关注者,而且可能还是前辈。这此我说明一下:在科学网上的博客,确实已经停止了。现在如果写博客,只在这个万物皆流Πάντα ῥεῖ)的站点。这个站点的服务器是在美国的,但并没有被。可通过国内宽带网络访问。但我博客中引用的一些链接、图片或者视频则有可能在外。有一些学校的校园网总体限制了境外网站访问(例如我校学生宿舍的网络),造成无法访问我的博客。

今天去健身迟到了,跟教练改晚了一小时,空出来的时间只好到附近走走,想想已经很多年没有逛过购书中心了,于是去逛了一下。

从读研究生开始,我买专业外的书就越来越少,博士期间几乎没有买书。专业内的书,经常能通过各种渠道找到pdf电子版。事实上我收藏的pdf电子书很齐全。近年来买的少数实体书我也是从ama­zon网购邮寄到中国,也都是专业书。现在看着我书架上的人文社科类书籍,基本都是大学本科时代的。网上买书适合买专业内的书,因为往往是你已经知道市面上大致会有什么书,而你要买什么书,而且凭你专业知识能够仅从目录(甚至仅从作者和出版社)就鉴别出一本书的好坏。相比之下,只有逛实体书店(或者图书馆)才能够买一些专业以外,自己又喜爱的书。因为作为外行,你甚至不知道这一领域市面上会有什么书。只有逛书架去发现,让你的书缘发挥作用(我的书缘一向非常好)。而且,在书架旁,你能够先翻一翻这本书。所以,你就能脱离畅销书榜单,独立地去发现真正属于你的书。上网买书是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的,你要么就只能听信网站热推的那些书,要么就完全没办法挑选。一个有阅读习惯和独立思考能力的人,往往是径直走入书架深处,一眼都不会去看那个畅销榜。

我博客减少更新的这段日子,主要是上知乎网消磨了。在知乎网我混了超过一万赞近六万关注,有一小批粉丝。很多人上知乎是为了提高自己。可是我上知乎,觉得并没有获得什么提高。上知乎的一个比较大的收获就是见识了一些文科生,接触得比较多之后,我才知道,原来世界上还有一半的人,是完全忘记学过的数学、物理、生物、地理……但仍然达到一定的思想境界的。他们的思想是完全脱离基本数学、物理、生物、地理……等常识,或者脱离基本事实的考据,但仍然成立的。或者说,有一半的人是满足于追求这样的思想,并达到了至少令人服气的境界的。在理工科的世界里的主题是认识自然界、与自然打交道,但在文科的世界里主题是认识人、与人打交道。我作为一个理工男,实在无法顺从,只能敬而远之。算是一个收获,是因为长期在理工大学生活和工作,我长期遇不上大量文科生。但其实,在日常生活中,我确实觉得与自然界打交道比与人打交道简单得多,泡实验室比泡酒吧有意思。与此同时我也特别不解为何很多人相反,他们对自己的业务并不热衷,得过且过,但对于跟人打交道(却没有什么产出)的事情则花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他们会告诉我,不要小瞧他们,因为与人打交道也是一门学问。我以前很容易认为称为学问过于夸张。现在看来,也许这就是理科生和文科生的区别。文科生在读书的时候,读的就是人。因为读哲学、读史学、读美学,读多了之后你就能感受到人性的独特偏好、人性的永恒矛盾等等,越研究这些,对人性的体会就会越深。到了实践,当然就要应用在人上,游戏于世间百态之中了,不然就是死读书了。例如,历史学生毕业后去炒股,完全没有浪费。相比之下,理科生实在太愚笨,语文没学好。在知乎上,我能够强烈感受到的就是这种文科沙文主义

事实上,我国的文科教育非常垃圾,确实有值得鄙视之处。就大部分国内大学生网友不管ta大学学什么科,文科都很差,缺乏基本的语言组织能力,缺乏与人交往的基本技巧,甚至缺乏基本的礼仪文化素养。中国的大学生总是跟吊丝划上等号。他们没有旧时代书生应有的那种儒雅清高的风骨。为什么?翻开现在语文课本,你能够看到多少真正修养人的品性的文章?书里的个人,都是革命英雄,新时代烈士,感动中国人物;除了这些个人之外,就一律是集体主义教育。更不用说语文课还有一大部分是放在语言能力的培养上。当然,说全是这些可能太绝对。但像这样的内容实在太多了。除了语文课,我们一直还有思想政治课。长期以来课名就是思想政治,思想就是政治,政治就是思想。一个人思想好不好,就看他政治正不正确。政治越正确,思想就越好。先不用去追究道德形态的问题,这首先就是明显的混淆。政治正确与否,是划线问题,是象限问题。而思想教育主要是通过解惑而提高境界,是个程度、深度问题,仅仅划界是完成不了思想教育的。你要搞政治教育可以搞,但不能等同和代替了思想教育。文革的时候(包括文革结束不久的一段时期,直到我读小学的时候),就是把政治等同于思想,一个人思想有多进步(程度问题),就看一个人红不红(象限问题),是一回事。到了二十一世纪,觉得这样不合适了,我们就干脆只完成政治划线任务,取消了思想上的教育。中国的小孩在上学期间一直没有机会从我们的文化经典中了解,对于个人,对于自己,对于这个不可能是革命英雄、也当不上时代烈士、估计也感动不了中国的平凡的,在道德修养上、思想境界上还有什么内在的追求可供我们终此一生上下求索,或者说,如何在平凡的日常生活中体现出我是一个智慧、善良、高尚、美好的人。我就发现,现在在大学校园里,成绩很好,各方面硬指标很优秀的学生,往往天真、单纯而下作。或者说,对他们来说,手段与手段之间只有有效无效的区别,选择与选择之间只有利害的区别,并没有哪个下作哪个高尚的区别。他们会因一件事麻烦、无利而不屑去做,但很少会因为一件事不够高贵、不够优雅而不屑去做。相反,这个时代发明了一个词叫装逼用于形容那些不屑去做不够高雅之事的人。文革时代,我们有反智主义。我觉得今天我们流行着一种反雅主义。不管是反智还是反雅,都是民粹主义的范畴。对智识和理性的追求尚且缺如,对雅的追求就更加谈不上了。我每天翻微博,上优酷,看到各种爆款、热播,总是不时会为当今社会文化感到作呕。

知乎上的文科生,至少能够给我这方面的安慰。但是最近我不想继续逛知乎了,觉得在知乎我一点提高都没有。确实在知乎上有不同专业的人在答题。但是,对于我来说,如果我真的要了解一件事情,肯定又不是只靠在知乎上某个人的答案,而是去找更加专门的书来看。光看一下这种网友即时写的答案,基本上都无法很好地回答问题。

前面说到,我书架上真正看过的书都是大学本科时代,在知乎上我也没有什么提高。今天逛购书中心,我就抱着重新给自己买点书提高一下的心态来逛,可惜时间有限,我只逛了负一层音乐类的书架,买了以下几本书。

第一本是《李岚清中国近代音乐笔谈》。李岚清同志前些年出过一本《李岚清音乐笔谈》,介绍的主要是西洋音乐,我在这个博客也提到过这本书。那都是2006年了,我还是个硕士研究生,结果发现我当年在文章里已经批判过这个令人作呕的社会文化了。《李岚清音乐笔谈》里主要介绍的是西洋古典音乐,所以现在新出的这本就叫《李岚清中国近代音乐笔谈》。上一本书我没有买,是因为里面的内容大致是知识普及的水平。但这次这本书,按照李岚清同志在书中所说,是集中精力用了三年多时间,一边研究学习,一边撰写而成(也许也获得了其他人的帮助)。相比之下,上一本西洋音乐的则是对欧洲经典音乐知识的积累相对多些而写就。再者,这本书集中介绍中国近代音乐,这个题目跟我国波澜壮阔的现代化进程这一大的历史背景分不开的。李岚清同志官至副总理,知道很多外人不知道的故事。书中固然有一大部分是事实性的介绍(即不管由谁搜集都一样,可能在其他书中已有的内容),但也有大量李岚清以第一人称叙事的故事。从这些亲身叙事中除了能了解到那些鲜为人知的事之外,也能学习到副总理是怎么看问题的。事实上,谈到中国的近现代音乐,很多就只知道红歌主旋律国母。我的认识也很肤浅,总感觉目前我国的音乐界在中国音乐方面,缺少像谭盾、老锣这种真正挖掘和创造中国音乐形态的人,多的是创作流行主旋律的人。但对于这个所谓主旋律的事业在建国六十年以来的存在与发展知之甚少。这使得我哪怕想去批判都缺乏事实依据。而正式地了解这段历史,也许反而有助于我对这个事业的现状产生理解。所以我把这书买回来了。

还买了两本书,一本是《音乐社会学》(曾遂今著),另一本是Ivo SupicicMusic in Society: A Guide of the Sociology of Music的中译本,周耀群译。关于音乐的书我已经买不少。但以前都主要关注名人轶事,主要就是由演奏家写的书。例如涅高兹写的书,鲁宾斯坦的回忆录等等。还有就是关注作品演奏,所以有一些乐评类的书。以前我谈论音乐也喜欢谈这类话题。上了知乎之后,我遇到了很多人问音乐的问题,怎么问的都有,我也回答了不少,骗了不少赞。但这些问题这让我感到我缺乏跟音乐与社会关系的知识。我只知道我怎么看待音乐,我搞不懂别人为什么对音乐产生各种疑问。同时,我也长期看到了当前不同音乐在社会中的地位和角色,例如我自己就不时会去星海音乐厅。以前我只是自己去听听就算了。有了微博之后,我突然能了解到不同的人对同一个曲目、同一场演出有不同的期待、评价和感受。又例如,许多人喜欢比较郎朗和李云迪,他们的看点跟真正的音乐观点差很远。李云迪现在走的路线,也让我十分困惑。再有,在知乎上,我经常关注邓世择的回答,他是音乐专业科班出身,对流行音乐的市场规律和经营模式的回答,也让我感到,在商业时代,听众与音乐的关系是一个non­triv­ialissue。今天在书架上,碰到以《音乐社会学》为标题的书,马上就感到被触碰到了那个长期以来的盲区。一翻,果然就是我要的。之所以买两本,是怕中文专著水平差,自己又是外行,所以多买一本外文中译本对照着看,不至于人云亦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