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άντα ῥεῖ

什么是化学

我有一个毛病。明明博客是我的,想写啥是我定的。但是,当我想写一个主题的时候,我往往又讲一堆无关的废话,最后主题也不想讲了,觉得废话更有趣。不知道是不是中学作文课被恶心过头了,我现在无意识地在自导自演离题万丈,自己定个题目给自己去离。现在我就已经在离题。

现在渐渐发现,平时已经不大喜欢看科学网了,但尤其每次诺奖开奖的时候我都特别不想点开科学网(其实就是又很想点开看)。现在是媒体很发达的时代,换句话说大量应届文科本科生找不到什么工作都挤到媒体去了,所以本科水平基本能产生的内容我们都不愁没有。每发生一件新闻,科普、解读、讲道理……所有这些内容很快都会争相出现。这些内容都是一个具有基本信息综合能力、基本的逻辑思维的本科水平人士应该能够炮制出来的。我不看都知道他想说啥了。真的很讨厌陈词滥调。当然,这也是只基于我的标准。也许我讲一些啥,也有人认为是陈词滥调。问题在于人必须有追求:作为一个内行人,一些外行人都懂说的话我尽量不说;或者一些相关专业应届本科生能说的话我也尽量不说。

诺贝尔化学奖连续很多年都其实是生物或者物理奖了。居里夫人那会儿,放射性元素就一会儿化学奖一会儿物理奖,就看他颁奖的词儿怎么写。你说这是元素,填充了元素周期表,是化学贡献,可以;你说这是放射性现象,衰变,属于物理学贡献也可以。这几年则是跟生物混合。从上世纪初跟物理混合到本世纪初跟生物混合,也许也折射出了时代性。今年这个,我感觉就是本身是个手段发明,来自于物理,应用于生物,对化学有什么贡献吗?没有。

我在知乎上曾经表达过什么是化学的意见,懒得去找原文了。大致上复述一下。化学要能脱离物理学,从还原论独立出来成为一门学科,它所依赖的独特性在于什么呢?在于化学合成。它创造自然界没有的分子,甚至物质。聚合物就是化学独特性的体现。你也不能说自然界原本没有聚合物,但是聚乙烯是没有的。聚合物就是一种新物质,它的大量合成,反哺了物理学和生物学。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既然化学的独特性是合成新的分子(物质),那么所有关于如何合成新分子的学问,就是化学核心问题。对这个问题有贡献,才能算是原汁原味的化学的贡献。我刚刚批判完写本科生水平的东西,我前几年诺奖自己就写过一次这样的东西,那是给《新知客》供的稿。我在里面花很大的笔墨向外行人解释了化学合成的伟大。

由于历史很厚重,诺贝尔奖在西方学术界的地位很高。但是随着科学研究生态的变迁,今时今日,你很难只选三个活人人来代表一个研究方向。有人为落选者喊冤实在再正常不过。让张三上,李四冤;让李四上,那王二麻子又不服了。

而且诺贝尔奖的颁奖水平也在降低。以前是,颁奖给一个研究领域,这个研究领域的春天就来临了;现在什么领域要是有诺奖了就没啥做头了。荧光绿色蛋白,都做到五颜六色了,才给诺奖;现在这个STEM,我估计都有公司开始卖了。当然,也有颁得好的像graphene,但graphene也是个特别明显的增长点,也颁得很安全。看以前,颁给C60,颁给超分子化学,颁给软物质,这都是非常有水平的颁法。今年的奖,我觉得颁砸了。

中国人为什么要冲击物理、化学或者生物的诺贝尔奖?很多人有这样的呼喊,为什么?我就搞不懂。因为从这个奖现在的颁发水平来看,基本已经沦为一个野鸡小奖,邵逸夫奖分分钟比它颁得好,还钱多。我就觉得邵逸夫奖设立的思路很好,咱们自己搞个奖。但之所以没有诺奖那种效应,主要中国人关键吃亏还是吃亏在话语权,你迟迟没有参于到西方人的历史记忆当中去。算起来中国参与世界游戏也就最近这几十年,人家玩了几百年。其实现在的中国人心态跟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时代差不多。整天讨论中国人拿不拿得到诺奖,跟讨论中国人是不是东亚病夫差不多意思。近代以来,太多时候中国好像都是为了获得世界的承认而发展的。总有一些人,但凡有什么世界性的事情发生,他的看点都是盯着里面的华人。他们对世界的关注,其实只是对华人的关注。他们盯的是中华民族到底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了没有。整天说我们文化输出薄弱,或者没什么自己的现代文化可输出。其实原因在于我们就没处于能产生自己的文化的那种自在的状态。具体到科学,国内很少有人讨论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花这么多钱做科学到底为什么,仅仅是为了证明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吗?

PS,这次诺贝尔奖获奖的STEM工作,我之前在《同行评议的失误》一文也提到过。Hell这种起初的不受承认,一定会被那些爱把报道写成知音式浪漫主义报告文学的文科应届本科生们大炒特炒——假如他们有水平挖出这段学界内部的往事的话。

要不要和如何跟世俗和解?

今天在微博上看到清华南都的一篇文章,搜了一下,其实是来自于豆瓣的。

我看到的回复有几种类型,第一种就是文章中说的那些人的回复,一如既望,这些人没有看懂。第二类是看懂了,所以不会去肯定或否定文章中举的具体例子,但评价是作者的EQ有问题,或者说作者太以自我为中心。第三类就是表达心悦诚服之感。我大约是第二和第三类之间。

在微博和在豆瓣,语境就已经不一样。所以同样这篇文章在两个地方受到的评论风向也截然不同,这说明作者的主旨并不缺乏讨论的基础。不过也许作者举的本人的例子有些来自于他本人的问题,例如他会把不满直接在朋友面前表达出来,造成很多读者看不到真正的问题所在,认为都是跟作者本人造成的。最有代表性的是这一段评论:

楼主太以自我为中心了吧,朋友要记得你吃水果嫌麻烦,还要知道你吃桃子不削皮,因此在你眼里,桃子麻烦程度小于哈密瓜?文学常识要补齐到跟你一个水平?巧克力事件就更。。。

就算是朋友,兴趣也会有差异吧,各有各熟悉的领域,有兴趣,就互相讨教,没兴趣就换个话题呗。。。

在微博上,我转发这篇文章的时候说:

我说句公道话。这个作者只是有精英意识的人,我看懂并既赞同她要说的,也不奇怪她会被讨厌。所以她不应该致力于追求找朋友,而应该致力于自己的专业,留下好的作品。想想周星驰最近的事,其实也类似。

有人评论

作者前半段挺好啊,招骂是后半段吧。她鄙夷(即使不承认,但完全从文字感觉得出来)于他人的平庸木直,岂不知他人也冷笑于她的九曲回肠。也许过几年长大了,就懂发现和欣赏俗世平凡多彩的美丽吧。

我回复说

我倒不期望他能够发现世俗平凡的美丽。每个人心中都有美丑的标准(这跟善恶无关)。但假如你在这方面有所要求,就不要又不甘寂寞,否则任何抱怨都不会受到待见的。很多公共评价很高的伟人私下都是讨厌鬼,也有私下人很好却无甚作为之人。这些只是两种取舍。所以周星驰根本不回应。

在这个争论围绕着不是一个而是两个命题。第一是友情和个人追求何为第一位的问题。并不是要哪个不要哪个。文章的作者并不是不要朋友,但他认为个人追求是第一位的。要朋友,但必须要对的朋友。这简直太正常了,我看每个人都有这样的需求。有很多人认为为了不要搞到没朋友,个人追求可以放一放。但我相信这是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暂时的做法。通俗点说,文章作者的际遇说白了就是高考考砸了,本来上清华的人,去曲阜师范,不得不翻四年的白眼。

第二个命题就是我们能不能心平气和地讨论何谓美、何谓善。无庸置疑,美和善的标准是主观的,但是经过人类历史长河的检验,也有一些客观不变性,但并不是没有可讨论空间的;恰恰相反,美与善是讨论空间极大的命题。那么,假如作者把事例进行一些修饰,改掉那些反映了他个人不当的地方,那么这些讨论是否就立马变得不冒犯人呢?一起看电视,你刚说完你喜欢这个节目,我能不能就说我不喜欢呢?大家能不能进一步讨论各自为什么喜欢或不喜欢呢?以我个人的经验,像文章作者提出的困惑,很大程度上其实来自于很多人根本无法去讨论自己为什么喜欢或不喜欢一件事。他们从来不去审视和思考自己在美和善方面的取舍上有哪些理性,有哪些非理性。他们为着自己的美与善的个人取向,既不能坦然于自己的非理性,又阐述不出什么理性。他们一向不准备向任何人交待,也不想主动地改变或改进。这是某类人。而另一类人,也就是像文章作者这样的人,他永远不会满足于自己的天然现状,而是不断追求着什么。他首先不断了解还有什么更高境界(这是第一类人首先就懒得做的事),然后根据自己的取向选择一个高峰去攀登。要做到这个,那就必须日三省乎己,时时拿这个本我与那个超我比对,才能看到差距和目标。既然习惯做这件事,于是他生活中每个取舍都经历过一翻自我反问、自我审视;一旦作出的决定,哪怕小到吃水蜜桃削不削皮,都能坚定到如皈依一个宗教般虔诚。看到任何异端时,不说好像看到外星人吧,那也当然就好像发现了宝贵的研究对象一样,马上问出一堆为什么。殊不知人家根本不在乎为什么,也不想思考为什么,更不想听你的那些个为什么不

所谓庸人,其实就是那些不爱问为什么的人而已。爱问为什么的人,也不是个个都有机会读博士,做研究,因此有很多流落在了民间

也有很多评论说作者情商低。我不知道情商一词用在这里是指什么。我所知道的情商是指控制情绪的能力,但我理解评论者的意思是指作者不懂做人。我认为控制情绪懂做人并不是一回事。那么作者是不是不懂作人呢?从他描述的事情经过来看应该是不大懂作人。我觉得懂作人这个词也不好。因为到了一定年龄,只要智商和情商没问题,还不懂做人的并非真的不懂,而是不愿意。我们总说,很多人用脚投票,这是懂做人。本来是去清华的去了曲阜师范,那只能努力离开这里。你在曲阜师范的地盘上吐槽,又离不开这里,这就是不懂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