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άντα ῥεῖ

软边界对胶体玻璃dynamics的影响,etc.

清扫我的RSS订阅看到一些有趣的东西一并记录一下。

Phys. Rev. Lett. 112, 218302,把PMMA胶体粒子作为油相制成水包油乳液,水相是水和甘油混合物调节粘度。通过par­ti­cle track­ing观察油滴中粒子的动态如何随水相粘度的变化而变化。我看这文章的几个想法(文章未涉及的):

  1. 先不管水相的粘度如何影响油滴内的粒子动态,这种受限空间的动态应该对空间大小就有依赖性。因此要比较两个同样大小的油滴才有意义。要做好这个实验,首先就要能够获得尺寸均一可调的油滴。用简单的微流变芯片可以做到这个,已经比较成熟。
  2. 最好有一个接近理想刚性边界的情况作为con­trol来比较。但这个实验上很难获得,用水和甘油混合物所能调控的粘度范围有限。
  3. 能够对液滴内的粒子动态有明显影响的水相粘度范围,应该也跟粒子热运动能量kT有联系。能否估算一下粒子热运动对边界的撞击应变对应的Pe数是多大,大致在Pe=1附近,也许是效应最明显?类似这样的想法值得验算一下。
  4. 假如以上的这些实验条件都能够实现,那完全可以用这个来做凝胶的动态
  5. 最实用的还是论文附的视频。我要搜集各个做par­ti­cle track­ing的作者发表的视频结果,看看到底大家的成像质量有多好,以便我自己的par­ti­cle track­ing算法的建立时能够有概念,有参考。

    科研论文按重量算的话跟天然钻石差不多贵。Physics Today上有一个小短文,如果拿一个自然科学类的学院一年的投入资金除以这个学院产出的论文的纸版重量,其价格将远比黄金贵,大概在普通小钻石到大颗钻石之间,即每克3万到100万美元之间。阿波罗计划带回来的月球土每克也才8万美元。

    PNAS论文说美国亚裔学生之所以成绩好是因为比其他学生更努力。这句话听起来太普通。所谓更努力是,更愿意超出天赋的程度去下更多的苦功。我总是不太懂这些社会学中的计量和实证。如果是想得出这个结论,逻辑上首先要证明,对所有孩子来说,成绩更优益跟超出天赋下苦功有普遍的必然联系;然后才能说,因为亚裔孩子中做了后者的大多都有前者的效果所以这就是亚裔成绩更好的原因。否则,为什么不是因为亚裔都是黑头发所以成绩比较好?我没有细看论文,不知道论文有没有满足这个逻辑。

知乎和百度知道的一个区别

现在写博客的欲望之所以低了,是因为按我以前写博客的方式现在没有时间和精力了。换一种方式,又未必能有同样的写作欲望。现在我发现本来是微博长短的话,但我未必想在微博上发,倒是愿意在我的博客里发表。所以凑齐那么两三件事的评论作为一篇,也可以抽空写写。

最近不能说我离开知乎了吧,但至少对它的兴趣已经减到最低。我发现虽然百度知道很想把内容做得更好,但它事实上是一个好的服务。或者说,它不会主动去限制自己作为一个服务。知乎会主动限制。知乎是有一系列的问题不鼓励在知乎上问,因为这些问题不利于为知乎产生有意思的答案。最典型的一个就是太具体到提问者本人情况,不具有普遍意义的问题,不适合在知乎问。这就是典型不想服务,只想索要优质内容的态度。我虽然不敢自夸说是知乎的内容提供者,但我TM一直以来就是知乎的内容提供者嘛!说明我不是水军,不是脑残中二。但是我自己也想要服务啊。我也想问,为什么广州三号线汉溪长隆站上面那里有一个卖热狗的中国女人,经常有一个黑人在那里跟她聊天,那个黑人是不是她老公?这个店是不是她跟那个黑人一起开的?还是那黑人只是那个女的男朋友而已?那个女的就是因为开个热狗店,菜单上还配地道的英语翻译,才会尽管三伏天没空调也吸引一堆外国人在那里聊天,好像就特别高大上的样子。为什么?是怎么回事?知道的人快跟我说说。可是,如果在知乎,这样的问题就会被关闭。那我还整天帮你知乎的小白解答科学问题干什么。不玩了!我觉得像我要问的那类问题,上百度知道问就不会有人来质疑我,关我问题,只是回答的人也太水,没有折叠机制,会太像BBS罢了。那我也不想真的直接上BBS问。

我举的例子可能太极端,但总之我认为知乎就是一个不愿意好好地把服务搞好(例如问答机制和网页智能已经长期没有优化了),只愿意加速提取优质用户和优质内容。叫那些明星用户出书,搞出版物,什么圆桌啊,周刊啊。听说创始人是个记者,思维是不是受局限?是不是因为免费?是不是因为没广告?如果有好的服务我不介意收费和广告!知乎上好像有过一个答案说,收费的东西用户是客户,免费的东西用户是产品。知乎看来深谙此道。我是要做客户不要做产品。

我发现我是个反社交倾向的人。我平时就对社交不感冒,所以对网站的社交化也不感冒,基本关评论,经常拉黑。话不投机半句多。一般这种人都是在相对公平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是他应得的东西一般会得到,不会因为政策变动或者有人耍赖而被抢走。然后如果本人不贪心,那么他哪怕与世隔绝,该给到他的东西必然会给到他。他的交友就完全根据个人好恶,是真心的。可是在中国社会交朋友主要是为了经常获取信息。因为中国社会是表面一套实际一套的,实际那一套的发展状况,你只能在餐桌酒桌上了解到。典型的中国式中年男人,遇到事情往往喃喃的是他认识哪个朋友是做这一块的,是吃这碗饭的。不相信陌生人,不习惯陌生人社会,不自己去排队办事,办什么事一定就是找熟人,不会有其他做法。他只相信一把手在酒桌上亲口答应的事,也不相信规则。

拿好处,赚外快,是中国人自己给自己制造的乐趣。只有把水搅浑,浑水才好摸鱼。什么东西都表面一套,实际一套,为的就是给自己拿好处赚外快留一手。当然,也有说法是中国文化喜欢留余地,不把事情搞死,以便在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中能够狡兔三窟,为求自保。中国的历史,这么多朝代,那些野蛮落后的政治文化入脑太深了。现在好多纪念邓小平的文章,我觉得他最大的功劳就是(貌似)打破了这种恶心循环,至少随着城市化的发展,在大城市,可以低成本地选择坚守规则的时候越来越多了。我觉得,只有当契约精神逐渐成为主流价值观之后,我们才轮到去谈官员是受民众还是上级领导问责这个问题。现在民众本身都没什么契约精神,官员无论对上负责还是对下负责,事情都不会办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