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推荐

都说博客(blog)快完了。RSS快完了。可是到现在,除了我之外据我所知还是有一些一直在写。我想我作为一个RSS订阅者,在无偿享受着或者甚至说透支着这些读者的写作热情的同时,是否能做些什么兴许对他们有些鼓励作用的事。例如,假如我们互相订阅。又例如,我仅仅只是向我的读者推荐一下这些博客。

博客曾经有一个非常泛滥的时期,从那时起我就觉得博客该完了。那个时候各个门户网站都提供blog服务,并且把它建设成一种很大众化的形式。于是出现了很多心情日记、推荐转载型的博客。我作为一个“资深”blogger,经常会听到有人过来跟我说他搞了个博客。这些人后来都玩微博和朋友圈了。心情写不了这么长,140字就够了,所以微博更好;转载党也似乎发现朋友圈更适合他们。写博客的人又回到高潮前的数量和状态,只是这期间发生一件事情,就是Google Reader停止服务,掀起了一阵叹息。事实上,Google Reader停止服务可能只是一个孤立的企业行为,也许跟博客泡沫的破裂有关。但是回想一下,博客最有意思的时代,也确实是在Google Reader出现之前。

现在没有人谈什么Web 2.0了,在这个概念刚火起来的时候,博客是作为这个概念最主要的一个具体模式。可是,如果离开了RSS订阅和trackback技术,博客就只是一个非常1.0的东西:你把地址添加在收藏夹上,定期点进去看有什么更新。事实上,真正2.0的是RSS技术,它改变了原本以网址、网页为基础的阅读模式。是先有了RSS阅读模式,才允许了除了门户新闻网站这种“内容提供商”之外,还可以有独立作者提供更加个人化内容,即现在所说的自媒体。现在说RSS太小众,其实说得不够具体,反而误导人,好像在说RSS是一个多么多余而无用的东西。事实上RSS小众在于它适合需要进行信息密集型劳动和生活的人群。如果你只是刷刷微博微信就能满足需要,当然是没必要使用RSS的。但还是有很多职业的人需要保持接受来自各种源头的信息,闲暇时间有阅读习惯的人也会需要一个远超出微博微信的阅读量(包括质量和数量)。RSS适合于习惯和欢迎密集信息的人群。

所以,对于成长于博客和RSS双双式微时代的新生代来说,可能首先要告诉他们的是,博客是用来怎么阅读的:不是记得这个博客的地址然后经常去看它的更新;而是你先要不止阅读一个博客,先要有这样的阅读量;然后要有一个RSS阅读器,把这些博客订阅在一处;然后形成定期浏览RSS阅读器的习惯。具体某个人的个人博客,无论再怎么有趣,也很难值得你专门针对它形成定期浏览的习惯。但当你收集了多个有趣的博客,那么今天这个人的文章没劲,那个人的文章也许是有趣的。都用RSS阅读器订阅,使得你有一个统一的阅读界面,省去了浏览器切换不同网站的麻烦。如果不使用RSS来阅读博客,博客就是一个很没意思的东西。所以一个博客的长期读者,几乎必然都是RSS订阅者。

说到向别人推荐博客,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写博客本身是一件很自由的事情,我自己写博客,什么内容都写过,根本就不care读者。我特别反感一些读者来跟我说,你不应该写这些,你不应该写成这样,你可以写得更好。事实上,跟我在生活中做的大部分事情的心态相反——我开博客不是为了把它搞好而开的。我想写什么,想写成什么样,就写成什么样。可是,我作为一个读者,我又不得不去评论一个博客为什么好,好像写博客就应该这么写似的,好像其他博客都应该向他学习似的。最后只能先声明,作为读者,你可以觉得这个博客好或者不好,但都是你自身的星作、血型、运气、缘份之类的缘故所致,博客的作者不需要对此负有任何义务。所以,以下的推荐和推荐的理由也仅仅是我的星座血型的反映,只能说是推荐给我自己的。

我青睐的博客应该是这样的:这个人应该有一定的专业、学历,他要有一定的思维水平。但是他不能只写他的专业(可以写一点),也不能直接写生活和工作的流水帐,而是要写一些从生活、工作以及社会见闻中提取出来的思考,喜欢作找共性、猜原因的思想活动。因此,他总能发现国家、社会和个人等方面的奇怪微妙之处,饶有趣味。这个人应该对世事的变换无常有着一种不执着,但又不能陷于犬儒主义和虚无主义;思想应该足够开放客观,不能有什么偏执的信仰。也要有幽默感,是能够认真和严肃,但当严肃不下去的时候,要能舍得幽它一默拉倒。可以谈论专业外的事情,但不流于公知式的武断,但是又不会因外行而显得无趣,而是能够作为一个睿智的外行,从常识和理性去闲聊。有一个电视节目能够精准地符合上述描述,那就是《锵锵三人行》。

还有,一个博客作者能够做到这个程度,他又必须不靠此出书赚钱赚名声。他必须另外有一个专业和职业,不能是个专业写手。如果是专业写手,能做到上述要求的太简单了。一个博客再好,如果他说他出书,我从此就不想再看。因为感觉他写的东西,可能(未必、但可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结果。

这样的博客,我只有一个推荐,那就是我的博客,本博客。

开个玩笑(假装此文有读者)。事实上真正能做到这样的博客或者作者是很难的。我也就是说说。还是不管这些要求,直接把我觉得要推荐的博客列出来吧。

  • CONDENSED CONCEPTS

    一个澳大利亚的教授,搞凝聚态物理的。他的博客经常讨论科研圈子中的社会现象和他的观点,也会有一些他研究方向的专业内容。

  • It’s the Rheo Thing

    原本是美国一个企业里做流变的工程师,经常讨论流变学研究中的一些有意思的思想现象(而不是纯粹关注具体研究内容)。后来不知道是转行了还是离职了,现在博客内容里还是经常讨论高分子材料的社会效应和大众反馈。

  • MUSIC MATTERS | A BLOG ON MUSIC COGNITION

    一个音乐认知学教授的博客。因为我自己是音乐爱好者,同时又是一个自然科学的研究者,所以我对一切都不停留于“喜欢就好”,而是总想去多了解规律,除了我自己喜欢听的音乐外,我还会很留意生活中其他方面对音乐的使用,对电影、电视剧、卖场等场合的BGM十分敏感。所以我非常喜欢看这个博客。

  • 博士牌民工

    作者的职业状态、关注点等等跟我比较相似,有青年知识分子的气质,整体感觉比较清新。

  • Everyday Scientist

    可能是一个博士或者博士后,经常发一些跟实验技术相关的内容,这些技术都是不限于具体研究方向的。同时也会发表关于学术界现象的讨论。

    大致上就是这些。

汤森路透的年度报告

今天看了好几个Thom­son Reuters的2014年总结或盘点。

首先是Research Fronts 2014报告。原来这个总结的数据分析是由我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做的。

所谓Re­search Fronts,是先识别出近五年内引用率最高的论文(高引用率论文highly cited paper­s的选取另有方法 1,此略),然后找出这些论文中经常被同时引用的组合。本身是高引用率的文章,又经常被一起引用,说明就是一个研究方向中的重要论文(core papers),它们的集合也定义了一个研究前沿(research front)。一个research fron­t的­core paper­s数量和总被引数量可以表征这个re­search fronts的规模;平均每篇core paper被引数可以表征这个re­search front的被关注程度;core paper­s的平均发表年份及其分布可以表征这个re­search front的“热度”,即这个前沿增长多快,有多近期;总结这些core paper中出现率最高的keywords,可以定义出这个research fron­t的内容 2

Research Front 2014报告,是先将21个ESI领域的9700个research fronts划分成十个研究领域,然后按照总引用数,把每个研究领域中前10%的research fronts选出来。在这10%中,重新按这些research fronts的­core papers发表的平均年份来排序(core papers集中在越近年的,就认为相应的research front越Hot),选出前十名的research fronts,总结在报告里。这些被选出来的被称为Hot Research Fronts。另外,报告还选出Emerging Research Fronts,即core papers平均发表年份在2012年下半年以后(>2012.5)的research fronts才被考虑,然后按总引用率排序,选出总引用数超过100的有44个research fronts,作为Emerging Research Fronts。这个排序是跨越所有十个研究领域的,所以有的领域的Emerging Research Fronts很多,有的领域一个都没有。Hot Research Fronts每个研究领域有10个,十个研究领域加起来有100个,再加上44个Emerging Research Fronts,这个报告一共选出了144个research fronts。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进一步在这144个research fronts中选出19个Key Research Fronts,选取的指标叫CPT,即考虑了core papers的被引用数(C)、core papers的篇数(P)以及引用了core papers的文章年份范围(T),构造成CPT = ((C/P)/T)这个比例。C/P其实就是平均每篇core paper的被引用数,用这个再除以T,就表示这些引用在年份上的集中程度。按照报告的原话就是,“it mea­sures how exten­sive and imme­di­ate a research front is”。

在十个领域中,我主要关注的是Chemistry and Materials Science和Physics。首先是Chemistry and Materials Science的结果:

Hot Research Fronts in Chemistry and Materials Science
Hot Research Fronts in Chemistry and Materials Science

其中灰色高亮的是Key Research Fronts,即Functional metal organic frameworks。在研究功能MOFs的国家中,中国排第三,前两位是美国和韩国。如果按研究机构来排序,浙江大学与其他12所机构并列第1。MOFs前沿的8篇core papers,分别由8位通讯作者发表,其有中国浙江大学的钱国栋(Qian, GD),贡献了1篇core paper。按citing paper来排序(即引用了core papers的论文数量),中国排名第1,占49.0%。也就是说,这8篇core paper,近半是中国人引用的,引用机构排序中,中科院排第1,南京大学排第2,南开大学和吉林大学排第4(3个机构并列),浙江大学排第7,北京化工大学排第10(2个机构并列)。

由于core paper和re­search fronts本来就是根据引用率和共同引用率来选出的,MOFs领域能够跻身Hot Research Fronts乃至Key Research Fronts,很明显就是我们国家的研究者“自给自足”、“自力更生”的成果。相比之下,我们应该更愿意看到,由中国人贡献的core paper,主要被国外机构引用,这才显示,我们并非靠举国体制和人口优势把本来只是“自娱自乐”的课题推为“世界第一”(最后变成类似乒乓球运动的境地),而是真正的融入了世界科学界共同关注的研究领域当中去。

除了MOFs,10个Hot Research Fronts中,graphene出现了3个。跟高分子有关的只有一个,是高分子半导体和光伏器件的研究。

化学与材料科学领域还有14个Emerging Research Fronts,是十个领域中Emerging Research Fronts最多的领域:

Emerging Research Fronts in Chemistry and Materials Science
Emerging Research Fronts in Chemistry and Materials Science

报告选择了第一个Poly­mer solar cells with enhanced power-​​conversion efficiency进行了评述。事实上第3个Bulk het­ero­junc­tion poly­mer solar cells、第12个High per­for­mance perrovskite-​​sensitized solar cells也是相近的研究方向。这些方向也已经是所有跟聚合物有关的Emerging Research Fronts了。在评述中,提到了华南理工大学的吴宏滨设计的反转结构器件,光电转换效率达到了9.2%(10%是商业化的门槛),最新的纪录已经被UCLA刷新到了11.55%(2014年7月)。

接下来是Physics领域的情况。Key Research Fronts当然就是Higgs子的研究了,尽管只有区区2篇core papers,分别由ATLAS和CMS。在这一领域中,中国在top countries中名列第7,机构是中科院,排第4。Thomson Reuters的统计没办法区分中科院下面的分所。

Hot Research Front中属于凝聚态物理的,主要都是高温超导相关的研究方向,此外,graphene和silicene各占一个。没有非晶态或者软物质的方向。

除了Re­search Front 2014报告外,汤森路透还预测了2025年科技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做了一个The World in 2025的报告,总结出了10个方面的革新。其中跟化学、物理和材料科学有关的包括:物联网(涉及到传感器技术,跟化学、物理和材料科学有关)、解决粮食问题(结合了照明技术、转基因技术等)、以电为动力的飞机(涉及到电池技术和轻质复合材料技术)、纤维素衍生物代替合成塑料、太阳能、量子传输等等,占了十个中的六个。其中,纤维素衍生物的研究应该是最原汁原味的高分子研究了,是传统高分子化学(高分子的改性)、高分子物理(溶液和熔体、力学性能)和加工工程的用武之地,同时也很可能是不久的将来的经济增长点——假如按照汤森路透的预测,2025年将完全替代石油化工来源的塑料的话,那在这十几年之间应该就会看到生物质资源的产业化和商业化过程。

感想

汤森路透的统计,只是对过去的科研动态的研究结果,可以用来预测。但是所有的研究都只停留于现象学。它不能回答为什么是这些而不是那些研究成为了热门研究,不能归纳出能够成为热门研究的方向的特点或者规律性。因此,如果想通过汤森路透的数据来决定自己研究什么“最划算”,是不靠谱的。汤森路透只能选出core papers,然后统计这些core papers是如何被引用的。但是,哪怕从功利的角度去想,我们的目标并不是要去做引用core papers的工作,而是让别人服去引用我们的工作,使自己的工作成为core papers。但是这些core papers是怎么出现的,为什么这么多引用,汤森路透的数据是无法回答的,这恰恰体现了科研发展的自发性。

科学研究的潮流有起有伏,前几年甚至几十年是高潮的研究,后几十年就会是低潮。人一辈子,做不了几件事。正是因为我们往往都不可能是core papers的生产者,不可能当时代的弄潮儿,所以,能够做几件自己感兴趣的事才是我们平凡人能够追求的幸福。当我退休的时候,自问我这短短二十年的研究工作,想必不甚伟大,恰好也不太热门,文章的数量很少,impact也很低。那么,至少我是否真正感兴趣?我感兴趣的问题,做出答案了吗?我想认识的现象,认识到了吗?基金是向单位交差的,文章是向基金委交差的,孩子穷有穷养富有富养,钱是带不进棺材的。把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作出了一定的成果,才算不枉此生。

Notes:

  1. http://​archive​.sci​ence​watch​.com/​a​b​o​u​t​/​m​e​t​/​c​o​r​e​-​h​cp/
  2. http://​archive​.sci​ence​watch​.com/​a​b​o​u​t​/​m​e​t​/​r​f​-​m​e​t​h​o​d​o​l​o​gy/

我对人生乐趣的认识

看到有人讨论“人生的乐趣”这个话题,我也说两句。

如果是为了短期目标的快乐,那也有一说:人生应该把时间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这又是一个无解的命题,什么是美好的事物?

但凡乐趣都或多或少来自于已有知识或技能。如果有什么乐趣完全不需要已有知识或技能,那这多半就是纯感官享受,甚至是动物本能。例如吃甜的东西不需要先学习感觉甜味。哪怕是无聊了看古装穿越剧打发时间,那也得先学会听普通话,有基本的语文水平,否则就只能达到婴儿的程度,看到红红绿绿的光影闪动觉得新奇的这种层面的乐趣。不先学习,是不会知道什么是美好的事物的。人学过什么,了解多少世事,走过多少地方,决定了他认为什么东西美好。

但是李敖也说过,「为了一流的快乐,就要放弃简单而普通的快乐」,所以为了有房有车的一流幸福感,就要放弃此刻打游戏简单普通的幸福感而去搬砖。这些想法是没有问题的。

所谓“一流的快乐”,无非就是指需要事先具备比较多的知识和技能才能享受到的乐趣(而不是有房有车),例如演奏钢琴曲的那种乐趣(特别是演奏织体复杂,思想深刻的钢琴曲,只有达到这种程度的钢琴家才能享受到的乐趣);所谓“就要放弃简单而普通的快乐”,无非就是说人生时间有限,所以钢琴家从小就得当苦命的琴童,以练琴作为童年唯一记忆,因为要达到那样的乐趣所需要的知识和技能,非如此不得在有生之年内完成(还得搭上天赋)。这跟凤凰男式的“有房有车”愿景完全不是一回事。我十分尊重和推崇这种耐心,无论是艺术领域还是体育,我都认为这是因为最大限度地自觉远离动物性躁动,朝圣般地自制,因而才能达到的人类特有的文明高度。这也与快乐不矛盾,例如打羽毛球不先随便上场乱打,而是先学习和训练叠步,挥拍等基本动作,从基本功练起,往往是这样学习而成的爱好者,最有打球的瘾。只有自制力和耐性尚未养成的3岁小孩,才会对先学基本动作感到不耐烦和多余。“有房有车”算哪门子“一流的快乐”?为了“有房有车”这种“一流的快乐”去搬砖,放弃了去网吧开黑这种“简单的快乐”,这是卢瑟吊丝的理解程度。

新发表文章的致谢

我的一篇文章Journal of Colloid and Interface Science上发表了。第一作者是实验的完成人,我对实验结果进行了理论分析。具体内容可以直接去下载论文看。

这个工作从实验完成到发表拖了很长,主要时间花在理论分析部分。一开始我并不清楚反离子凝聚,只是发现粘土表面电荷密度太大,而且处于非对称(asymmetric)的电解质环境,因此粒子间的双电层作用不能采用Debye-Hückel近似,于是查到了Ohshima推导的一个Poisson-Boltzmann的精确解。可是用这个解来计算相互作用的时候总是得出nonphysical的结果。有怀疑过自己数值计算的代码有问题,再三检验和请教过比较熟的人之后也排除了。这期间老板也催过,他不知道这些具体的细节,就只觉得没必要拖这么久,我不得不直接说我这个可能会拖很久,因为我要认真搞懂这个问题。第一作者的学生对我就更没撤了。现在我还得谢谢他帮我做了这么多实验,还得被我压着不发表。要不是他拼命做实验,我刚工作的这两年可能都没办法有这么几篇文章向外界交差。说回到计算的问题,后来我实在没办法,想找Ohshima本人问一下。其实之前一直以为Ohshima是一个过世了的人,所以遇到问题一直都没想过去问本人。直到最后我想查他的工作的后续引用情况,看看别人是怎么使用他的结果的,发现使用他结果的人几乎没有,但他自己有发表新的文章,最新的有到200X年,于是才感觉这个人可能是还在生的人。经过一番搜索,才找到他的页面以及email,原来是个刚退休的研究所所长。很快就收到了他的回信,多次来往之后,我才知道,我的体系属于salt-free sys­tem­s或者­coun­te­ri­ons only system,所以反离子浓度是不可忽略的,高电荷密度时会发生反离子凝聚。这应该是个常识了,无奈我知识还是欠缺,全赖他的指点。于是我才重新按照反离子凝聚的角度来思考我的体系。

在反离子凝聚的研究中,大部分是考虑柱状的带电表面的,主要面向的实际体系是聚电解质(包括DNA)溶液,又叫Manning condensation。球状的研究比较少,经常叫成charge renormalization。Manning自己也考虑过球状的体系(10.1021/jp0670844),他的two-​​state model是从考虑自由能出发,认为精确的结果跟DH近似之间就是差一个系数,这个系数简单地认为是个非凝聚离子的比例系数(1-z\theta),其中\theta是凝聚离子所占比例。他的逻辑其实是非常笃定“反离子凝聚”的图像,认为有非常确定数量的反离子发生了“凝聚”。然后,通过自由能最小化来求得\theta的表达式。而(10.1006/jcis.2001.8105)则是用­cell model来求解Poisson-Boltzmann方程,证实了的确可以进行表面电荷(势)的等效。(10.1006/jcis.2001.8105)的工作虽然被多次引用,但局限于理论研究的圈子之内。很少有用他的结果解释实验的工作。(10.1039/C3SM52563E)做了一个salt-free体系的电泳实验并且进行了理论描述,使用了一个与(10.1006/jcis.2001.8105)类似的approach。我的论文直接用了(10.1006/jcis.2001.8105)的结果来计算相互作用势能U\left(h\right),然后进一步计算RL­CA的sta­bil­ity ratio,得出与实验比较吻合的结果,应该是第一个。

我的文章发表时,审稿人也显示出比较高的兴趣,说我这是一篇excellent paper,有一条修改意见还是“This is an inter­est­ing point that should be explored and high­lighted further.”

虽然我文章的致谢里已经感谢了Ohshima,但总觉得还是要亲自感谢他。文章发表后,我给Ohshima回信感谢他,把文章的PDF给他看了。他也回信对我进行了鼓励:

Dear Dr. Weixiang Sun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send­ing me your excel­lent work.

Congratulations!

I have read your paper with great inter­est. You have made a great job.

Thanks again.

With best regards

Hiroyuki Ohshima

Bibliography

Google Scholar和检索

最近有一篇《为什么科学家需要google》在微信和微博之间流传甚广,甚至我老板都转了。我也看了这篇文章,没给打赏。作者还是注意了讲道理的先后顺序的。先正经地介绍了Google Scholar可以用来做什么,然后才开始发表观点。可是,对Google Scholar的介绍让人觉得Google Scholar也没什么特别,ISI Web of Science也能做到这些。而后面发表的观点,行文风格很像倡议书、公开信、宣言之类的东西。我当然有点要求比较高了,也许在我老板长期影响下,我已经认为,把对的事情说出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搞清楚当局为什么“错”。而后者则正如问为什么“建国后的动物不能成仙”一样,永远是个谜。长期以来,各种网友带着优越感地宣传,为什么翻墙好,为什么Google好,可是我没看到一篇说到点子上的。大多数这些观点发表完了都很无力。事实上,所有这类事情,如果抱着计较利益得失的心态去看待,都其实没什么优势,越宣传就越让别人费解,就为这点儿事,值得花这么大工夫去翻墙么?反而显得装逼。事实上,就我个人而言,翻墙给我带来的工作和生活上的便利倒是其次,重要的是为了追求“独立思考”,我必须首先具备这样的素材。我如果要思考一件事情,必须按照逻辑把大前提小前提都一一验证。先要搞清楚是什么,才去想为什么。验证这些需要事实,而事实都记录在网上。这跟做科研有点类似,或者说,作为科研工作者我习惯了用这种被训练出来的思维方法去思考的其他问题。在缺乏有效的获取信息工具的情况下,谨慎起见我是无法发表很多观点的,因为我无法为我形成了的观点准备事实基础。换句话说,在一个信息封闭的社会里,真正诚实知识分子是失语的。大家对社会不满,若想要求问知识分子,发言的往往是为着某个立场或势力背书。

敏感时期历史资料的开放,可供历史学家自由地研究各种问题,对于同一历史事件能够得出各种观点。如果说,当前互联网记录或产生着的是“正在发生的历史”,那么对互联网的封闭其实就是对这种“实时历史资料”的封存,使人从源头上就失去得出有理有据的独立观点的前提。你提出什么疑问,都没有事实基础——因为我封掉了你的事实基础——所以也就没有任何疑问可以危胁到我。如果说,敏感时期历史资料之所以能开放,是因为当局认为对那个时代无论什么疑问都影响不到其今天的执政;那么,之所以要封存“正在发生的历史”的原因也可想而知。

说到检索,我在知乎上曾经在一个答案里聊过在互联网时代之前我国研究者是怎么查阅文献的。那个答案本来的主题是关于大型计算机的,所以原文对大型计算机有所侧重:

我想说的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事。我们这一代科研工作者,基本上是通过搜索引擎去搜文献的,而且通过邮件提醒或者RSS,我们的触角基本上能够覆盖到几乎所有已发表了的文献。因此我总是无法想象,互联网时代之前,没有ISI Web of Knowledge的时候,人们怎么做文献综述,怎么在日常工作中发现新的相关研究——难道天天泡图书馆一本一本地翻杂志吗?其实,现在看来家用计算机能做得到的事情,当时无非是要动用大型计算机而已。在计算机出现之后(1954年ENIAC),一些大学或者专门的情报机构制作供情报检索用的科技文献磁带,60年代起就广泛利用计算机进行自动化检索,70年代已经发展到通过联机网络进行检索。80年代,我国也开始研究怎么使用国产计算机来解决定题检索的问题。这恰恰是一个考验计算机的软件和外部设备(例如贮存能力和数据库管理)的一项任务。例如,前面郝析林文产中提到的“赛伯-172”机(CyBER-172),石油部进口。80年代用于检索Tulsa和API文献带。美国化学文摘(CA)磁带79年初由化工部情报所引进,其定题检索系统由南化研究院和化工部情报所两个单位合作开改,于80年通过鉴定,当时在南化研究院计算站的Siemens-7730计算机上运行、每月检索一次,共12盘磁带。从这些细节也许可以看出,虽然我们国产计算机在计算速度上赶超国外,但实际应用的都是进口机。由于大型机的操作系统和外设谈不上什么兼容性,所以是否因为进口机配套的操作系统和磁盘系统能够真正使用,而我们国产的“世界最快”计算机只沦为摆设?就算到今天,我们各个高校和研究所的机房,买的是国产品牌(联想?),还是IBM的呢?这就好像武器一样,在和平时代,说出来够厉害,那只是面子问题;好用好卖,那才是实惠。

流变学怎样入门

以下建议来自我对一个陌生同学来信的回复。如果完全不解释理由,直接给出答案的话,就是这样的。

流变学QQ群5069284,欢迎加入。群共享有流变学教材可供自学。

如果你想一次性系统而比较全面地学习流变学,建议阅读Macosko的Rheology: Principles, Measurements and Applications

如果你想先了解各类材料的经典流变学现象与相关理论模型,建议浏览Larson的The Structure and Rheology of Complex Fluids

如果你专注于高分子流变学,也可以再看Ferry的Viscoelastic Properties of Polymers,如果你不怕数学可以看Bird的Dynamics of Polymeric Liquids第1卷

如果你专注于胶体分散体系流变学,看刚才Larson那本书的相关章节已经够了。

如果你英语不好,可以先看周持兴的《聚合物流变实验与应用》

如果你想迅速入门,建议先不涉及流变学,先搞清楚测试仪器、测试方法和测试原理。把仪器测量理解透,仪器控制的是什么,测得的信号是什么,怎么换算成流变参数,会有什么误差,对样品有什么要求等等。

现有流变学的中英文教材我几乎都知道,都翻过。写得好的少,适合自学的更少。以上推荐的是经过比较取舍后的结果。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