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άντα ῥεῖ

讲演:《怎样查阅文献》

前几天说我要在课题组会上作一个怎么查阅文献的报告。做了。为了好玩,我重新录了一遍旁白,用一个插件转化成了HTML5网页,可以播放,声音有点小,要把音量开最大。整个报告大约1小时。

以前我在博客上都曾经写过很多类似的主题,但这一次是整理得比较成熟的。那些对于大多数研究生来说不那么必要的(例如去图书馆查阅18xx年的文献的方法),我就不故意显摆了;讲的都是一些对其他同学也有益的经验。

也许只有材料学领域,才会需要阅读这么巨量的文献。说中国发表论文数世界第一、引用数世界第二,其实都是做材料、纳米的人推上去的。做数学的人根本不可能这样去管理文献。数学的论文不是扫两扫就看懂的,他们一篇文献都可能要看一个月。所以这个报告的内容可能也就只适用于我同行。

关于学生写综述

这两天科学网《江明教授疾呼狠杀研究生滥发综述之风》一文比较火,也有人表示反对。我也写过很多怎样阅读文献的个人经验,看起来跟那个被批判的经验分享会很相像,所以我也谈谈我的看法。

我首先抛开已有的争论,说说我看到这个分享会内容后的想法。

这个经验分享会叫做撰写国际综述论文的体会和经验分享会。这个提法就太露骨,想帮他圆都圆不过来。本来,你可以避开研究生够不够格发表综述这个问题,既然这几个同学已经发表了,那可以当作他们学术能力的一种(未必全面的)肯定,然后仅仅是介绍学习和研究的经验,而未必是纯粹以发表为目的,那当然很好。而且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分享会里的内容,其实也颇有亮点(这个我后文再具体评价)。但如果叫做撰写国际综述论文为目的(所谓国际我的理解是要发表在国际期刊,而不仅仅只是撰写一下),那就真的很难避开江明教授的那些批评了。

我觉得这种事情的主要原因还是源自我国当前教育和科学技术管治理念。我联想到最近在微信上看到的一篇文章里面提到我国集中式的教育体制。全国这么多的高校,办学经费来源很狭窄,自主性也不高(看看南方科技大学走的路就知道了)。这种状态是我国当前治国理念的体现,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变的。大部分处于中游的高校的气质都好像处于生存线附近,只做能当饭吃的事,很难谈得上追求什么理想。批评它们就等于问何不食肉糜一样。

还有一个文化上的因素,就是每当谈到科技事业,就总是陷入西方标准的怪圈。有部分人不想什么都按照西方国家的标准来做,但又不得不承认,我国实在不是一个科学的源头国度。不是我们中国人首先搞现代科学的,所以为什么要搞,为什么爱搞,中国人都不是从文化深入去理解的。西方人做科学,尽管由于当前科研职业化的浪潮而制定了用于考核的各种计量指标,但他们是有做科学的源动力的,他们的博士生只有少数想做科研的人。而我国搞科学起初只是近代强国梦的衍生物,从一开始就只是因为看到落后就要挨打强权就是公理,因此想要屹立世界民族之林。你说文化上有什么搞(西方式的)科学的源动力吗?没有。这就好像去新东方上托福、雅思和GRE班的年轻人。他们是否对英语语言甚至文学感兴趣呢?未必,他们只是为了获得国外名校的offer而已。所以新东方的教育当然是最纯粹的应试教育,最功利。我国搞科技也一样。我们没办法在历史长河中做那个订立或改变游戏规则的人,于是只好做那个钻游戏规则空子,争取平起平坐,甚至后来居上的人了。人家看篇数,我们就拼篇数;人家看引用数,我们就拼引用数。不久的将来可能流行H-​​index了,也许我们的风向也很快会改变。也许有人说总要一步步来,数量先上去,再谈质量,但我看不出是否真的预先有着这样的策略,或者这只是一种说辞而已?就好像说要摸着石头过河,其实只是在摸石头而已。

我听说中国的出成果思维是从最高领导人一层一层地往下压的。最后压到撰写国际综述论文分享会的学生身上,已经没什么感觉了。而且,他们读博士是否对某个科学问题很感兴趣呢?还是其实也只不过是出人头地光耀门楣,迎取白富美,从此走向人生颠峰呢?

早在我国首次提倡德先生赛先生的那个时代,就有主义问题之争。我觉得从把谈主义研究问题对立起来的那时起,中国就已经进入误区,我们不是错误地只谈主义,就是错误地只研究问题,两边都倒过之后,现在完全搞混了。该谈的主义不谈,该研究的问题不研究;不是以谈主义代替研究问题,就是以研究问题来代替谈主义。最后大家干脆既不研究问题,也不谈主义了。

说完我自己所想到的之后,我也想评论一下科学网上的那些文章。我觉得,在网上讨论如果想要有所收获,应该尽量客观地理解文章的主要意思,不能生造一个人家根本没有表达的意思然后去批判。这种伎俩,只能骗来那些连基本语文阅读能力都没有、缺乏辨别能力的人的喝采,跟天桥底下谋生的小人差不多。科学网的讨论水平往往就是这种,所以我不喜欢到那边去加入这样的讨论。

首先,我觉得那个分享会记录,我看很像是某个学生助理的当场笔录。特别是最火爆、最受批判的前面那两段,出现很多很长的括号内容,显得很奇怪。如果真的是这样,也许这也是这个做笔录的自己对领导发言的一种不恰当的简化版本。我们都熟知高校的学院网站上经常有这种新闻动态,说白了都是学生们搞的。网页排版还很混乱,有一种年久失修的味道。所以,其实太认真也无谓。我也很好奇,《江明教授》一文的作者是怎么找到这么一个网页的。如果把那两段火爆的前言去掉,不认为这是发表综述的经验,只看这些研究生分享的经验,那很多条都是恰当的:要大量阅读文献,要区分精读和粗看、要记笔记、要挖掘创新点……等等,都挺对啊!这些只是一些普遍经验,并不是什么走捷径的做法。哪怕是那些明确针对写综述的经验,像说要确定好提纲,而且只有精读完所有(或非常大量)的文献后,才能确定提纲等等,这都是正确的,甚至很可能确实是亲身的经验之谈。这些经验,其实体现了学生阅读一定数量的综述文章之后,自己总结出来的综述的特点,也基本正确。这确实是很可贵的,让这样的学生上台讲讲,出个小名,大家私下里多向他学习,挺好的。这一切,只要撇开那种急功近利的风气去看,其实都无可厚非。但是放在不当风气的背景中,难免会刺激到别人的神经。有一些经验我真的觉得值得亮出来:

要注意文献综述论文有个中心点。文献综述论文不是资料库,要紧紧围绕一个研究的问题,该问题不能太宽泛也不能太狭隘。综述论文不仅需要全面地反映内容的历史、现状和趋势,还要能反映研究内容的各个方面。譬如我这篇被接受的论文主要针对水与大气污染的治理,以及氢能的存储与产生三个方面进行论述,关键点是围绕石墨烯材料在环境与能源方面的应用,该内容涉及较为宽泛但中心点没变。另外,根据已发表的综述,将内容范围缩小,只针对环境中某类污染物的处理进行论述也应该可行。譬如,最近,Gupta 等人论述了碳纳米管在水体中染料的吸附去除,该论文发表在Advances in Colloid and Interface Sciencedoi:10.1016/j.cis.2013.03.003)就是这种综述论文

我想,看到这些经验,读者应该不会觉得这是一种浮躁的产物吧。

当然,不知道是不是这次分享会的开头,领导已经定了调——不一定要好的基础,不一定要实验和计算,甚至也不要自己的研究工作。有那么几条学生经验就是回应这一领导定调的,不知道是真心话还是场面话,如:

不见得写综述一定要有前期工作。有些国际刊物接受和刊出综述论文的必要条件是投稿作者应该在相应研究方向上开展过很好的长期的工作,这就造成一个误区,要有前期工作才有权投稿和发表相应的综述论文。我的这篇论文综述的主题是石墨烯材料在水体、大气污染的治理及氢能的存储和产生,主要综述了国际上近年相关的研究成果,我和我的导师们只是初步设想指导我在相关研究方向上开展工作,至该篇论文被接受在该研究方向上我们完全还没有开展工作。在这篇被接受综述的约 400 篇参考文献中,只引用了我们自己 1 篇论文;当然,导师研究团队有前期工作,有大量很好的前期工作的综述论文肯定会更容易被接受发表

谈到《江明教授疾呼》一文,我觉得作者想要狠杀的风气,与其说是研究生滥发综述,不如说是那种出成果的欲望、冲动、激情和决心,那一个个不一定。而且,这个分享会,只是整个欢庆活动的一部分,这些发表在高影响因子期刊上的论文(其实在综述类期刊只属于低影响因子,这是《江》一文说了,我也同意的)已经俨然成为提升我们院国际学术影响力的重大贡献。这才是需要狠杀的风气。在这种风气下,问题当然不会只表现在滥发综述这一种形式上。所以,很多表达不同意见的文章都在为写综述正名,其实都是力用错地方了。

而且,我觉得那些想要为写综述正名的文章,恰恰显示出他们认识上的不足。正如很多人分不清实验报告和研究论文一样,很多人也区分不了“lit­er­a­ture sur­vey”“review”。这两种分不清真的有相似之处。事实上,今时今日很多只能算是实验报告的稿子也能发表在SCI期刊上,这也许在之前十年已经鼓舞了很多人,认为未必要怎样才能发表SCI论文了,也许当时如果我们有人提出狠杀滥发实验报告、滥发me-​​too paper”,也会有一堆人出来以为“SCI论文正名作为反驳。今天只是轮到review了而已。

整理实验报告和lit­er­a­ture sur­vey都是每个研究生都需要做的事情,它不是优秀研究生的专利。这些都是基本功训练,谁若做不到就毕不了业的。学生们还处于学习的阶段,认真对待基本功训练,做经验分享,当然是好事,但我们不能认为这种仅仅是基本功的东西就可以拿去发表,作为老师如果直接这么认为,就很没有水平;哪怕真这么做过,也不能公开这么宣传。我也要惭愧地承认我也拿过这类学生时代的课堂作业去投稿,事实上最终只被影响力几乎为零的期刊接收,向垃圾堆里增加了几片垃圾。但主义是不能不谈的。如果都变成分不清实验报告和论文,分不清lit­er­a­ture sur­veyreview的话,那就变成真的无知了。

科学网那些想为综述正名的文章,其实主要在讲的都是lit­er­a­ture sur­vey,都是不断说学生做lit­er­a­ture sur­vey很有必要,很好。这不仅跟《江明》一文所狠批的风气不是一回事,也显示出这些作者自己就分不清reviewlit­er­a­ture sur­vey,分不清什么是基本功,什么是idea。经过高考的筛选,在中国高校这一大规模流水线工厂里,生产出大量基本功过硬的人,是不成问题的;生产出具有idea的人很难。

如果不谈主义,这个问题也就不成问题,更不需要研究。所以说谈主义和研究问题是分不开的。